人物人生
褚火德:部队营长到社区书记的心路历程
时间:2014-05-04 浏览次数:4193

部队营长到社区书记的心路历程

锦江区莲新街道九眼桥社区党委书记  褚火德

褚火德,2002年从部队自主择业到成都。2006年到社区工作,2007年被选举为九眼桥社区居委会主任,2010年通过公推直选当选为新九眼桥社区的党委书记。

褚火德的一天

10平米左右的屋子里,满满当当地放了4张桌子,坐了10个人。

这10个人有两间办公室,临街,租的,6000元一个月。

两间办公室一模一样。到了上班时间,卷帘门一拉就呼啦啦上去了。办公室的所有状况都尽收眼底。

机构牌子没有挂的地方,只好在两个办公室之间的那面墙上挂着“九眼桥社区居委会”、“九眼桥社区党委”两块牌子。记者找了半天才找到。

这10个人正在开会,有的是从隔壁端着凳子过来的。社区书记褚火德坐在最里面,简单传达了街道书记的讲话精神后,他开始布置工作:居民信息库要尽快完善,大家只要办公室没事,就到小区去摸底;一个小区的下水道不通,要想办法解决;有房屋漏水,要找施工单位来修好;有居民订党报反映没收到,要把地址重新落实下;元旦社区要办晚会,要走访学校、企业和居民,让他们都参加,要有老中少都喜欢的节目;要配合油烟治理工作,检查餐饮服务业,看他们有没有安排油系统,安了的是否达到要求……

讲着讲着,大概是热了,褚火德的两只胳膊一甩,把外套甩在了身后,接着讲。此时时钟指向915分。

9点半,褚火德带着一位委员来到42号院。这是一个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院落,在这里居住的大部分是原毛巾厂职工。因为国企改革,很多工人下了岗,他们中有的人心里有怨气,就撒到社区工作人员身上:因为没有物业,院落又乱又脏,居委会副主任刘拿着扫把给他们打扫卫生时,有人骂她:你有病啊!谁叫你们来打扫的?

为了加强对院落的管理,社区从居民中选出热心的退休老人,作为院长 ,义务为居民服务。居民平时有什么事就去找他们,他们解决不了的,就去找褚火德。

院长郭大妈不久前被车撞了,住院一个多月,昨天刚出院回来。褚火德现在是要到她家去看望她。但老人不知怎的提前知道了,在老伴的搀扶下驻着拐杖下楼,来迎接褚火德。

简单寒暄几句后,褚火德指着栋楼告诉大妈:“前一阵那栋楼下水道不通,水从居民家里卫生间涌出来了。我们找专业公司拿竹竿捅了20多米后捅不下去了,发现可能是前面那栋新盖的大楼在施工的时候把咱们这边的下水道给堵住了。我们现在不好出面,人家会觉得我们是在压他们。麻烦您去找他们协商协商,要是他们不合作您就来找我们,您看行吗?”

“要得要得。”郭大妈连连点头。

告别郭大妈,褚火德一行继续往前走了二里来路,来到某超市。超市新开张,前两天还因为一位顾客购物时因地滑摔了一跤,找超市赔偿,最后由褚火德调解成功。褚火德昨天在这里转悠时发现来购物的居民没地方停自行车,一些车子放到了马路边上,很容易被路过的车辆刮蹭到。

“最好把这个围杆往里挪一两米,自行车就可以放进去点,不会被刮蹭到了。”褚火德对超市经理说。

“好。我们尽快办这事。”经理说。

办完事,褚火德开始在超市周边溜达。突然发现有一个废弃的枯井,井盖已经被掀开,里面好多树叶和垃圾。他跑到超市后厨借来一把铲子,跳到井里,把垃圾一下下铲上来。站在上面的刘雅是个20多岁的女孩子,把他弄上来的垃圾再用簸箕运到垃圾桶里去。

“书记舍不得让我下去,每次都这样。”小姑娘笑着说。

干了半个多小时,眼看到了下班时间,褚火德拍拍身上的土,往家里走去。

成都市实行朝九晚五的作息时间,中午12点到1点有一个小时。褚火德回到家中,和爱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告诉她发生在社区里的大事小情:谁家生小孩了,谁家孩子上学了,谁家结婚了等等。

12点55分,褚火德披上外套,从家里出发,5分钟后到达办公室,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下午,处理了一会公文后,褚火德往养老助残关爱站走去。外面的大厅里,一群老人在里面唱歌,有人拉琴,有人指挥,几十个人在那里兴高采烈地唱。再往里走,几个屋子里有人在打牌,有人在喝茶。

看见褚火德,他们开始和他拉家常。得知有记者,他们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他们告诉我,这里原来是一个废旧的大垃圾堆。枯树、垃圾、老鼠、废水……路人走过都掩鼻而去。正好遇上城乡环境整治,褚火德想了好多办法,把这个臭垃圾堆改造成了老人的乐园。

“我家以前老鼠太多了,现在没了。”一位隔壁的居民兴高采烈地说。

营长的心态转变

褚火德在军营21年,2002年从成都军区某集团军地炮旅营长位置上转业。在部队操劳20余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休息。但休息到3个月,他再也坐不住了,“成天感觉无聊得很”。

他开始出去找工作。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公司当保安经理,但才干了7天,人家就把他辞退了。因为他手下的保安去找领导告状,说他管理“很生硬,一点亲和力都没有,还经常批评、命令人”。

这次经历让褚火德意识到军地之间的差别,并逐渐地改变自己。第二次到房地产公司任物业部主管时,他兢兢业业,并努力和同事沟通合作。但有一次一位居民十分无理地上门来吵闹,褚火德实在忍不住了,和对方吵了起来。

很快,他被叫到老总办公室。老总告诉他,本来那天是想宣布提他当副总的,但因为他没处理好这个事情,提副总的事情只好暂时搁置了。

褚火德很委屈:明明是人家没有道理嘛!一气之下,他辞了职,于是又开始“在家里耍”。

在此期间,褚火德还搬了一次家。他原安置在武侯区,后来在朝阳民宅小区买了一套房子,举家搬到新居。朝阳民宅属于锦江区,因而他的组织关系也转到了锦江区。

失业不久后,褚火德接到街道办事处事业科领导电话,让他到街道书记办公室去面谈。原来,褚火德在社区参加组织生活时透露没有出去工作,街道办事处从社区领导那里得知消息后,想推荐褚火德出去工作。

“开始推荐我到城管科巡逻大队,但我觉得意思不大,没有去。”褚火德说。

第二次推荐他到社区工作,褚火德觉得这个还“有点意思”,而且离家近,于是答应了。

那是20068月,他作为一名普通工作人员到社区去帮忙,每个月只拿800元的工作补贴。

把社区当成自己的家

社区的工作都是一些婆婆妈妈的事情,吵架、生孩子、上学、生病、有困难都找他们。一些群众有怨气,也朝他们身上撒。褚火德刚开始还“有些憋不住”,偶尔还两句嘴,接着就有群众说他不合格。慢慢地他磨出了性子,不管什么事情,不管对方什么态度,他都默默地听着,从来不还一句嘴,“回到家就不去想单位上那些不高兴的事情”。

有一次,社区给一位居民发放生活补助,第二天对方找上门来,说他收到的50元是假的,并开始骂街,一直骂了半个小时,说的话很难听:“你们社区的工作人员就是素质差,不然我退休了都能拿2000多块钱,你们整天上班才能拿一千多……”

褚火德很想说,我还有4000多块钱退役金呢。可是他现在学会了忍耐,半个小时不吭一声。

时间一长,褚火德渐渐发现了社区工作的乐趣:虽然苦点累点,受点委屈,但能够为老百姓踏踏实实地做事情,并在自己的努力下逐渐得到老百姓的认可,他觉得很开心。

2007年社区选举时,经历多个环节的竞争后,褚火德成为九眼桥社区居委会主任。乐在其中的他,甚至鼓动其他两位自主择业战友加入到社区工作中来。这样,他们所在的莲新街道6个社区,有3位自主择业军转干部在社区两委工作。其中的一位还和他共事许久,直到九眼桥社区被拆分为两个社区,他们才分开。

现在,褚火德每个月拿着1400多元工作补贴,他的工作与生活都融在一起。每天下了班,吃过晚饭,他都要绕着社区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

在他眼里,社区就是自己的家。

“下一次换届,您还会参加竞选吗?”记者问他。

“会!我想一直干到退休。如果我干不动了,当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也行。”褚火德笑着说。